国内 社会 推荐 北京 社会 区县 家居 科技 民生 爱心 婚庆 婚嫁 娱乐 影视 图片 房产 明星 留学 消费 时尚 财经 汽车 生活 体育 旅游 美食 理财 论坛 博客 信息 求职 健康 数码 美容 女性 医疗 店铺 人物 原创 健康 育儿 心理 生活 职场 美食 文摘 杂志 亲情 文体 食品 市场 厨房 美食 彩票 团购 证券 股票 投诉须知 生活 彩信 投诉案例 淘宝 消费体验

TOP

辽宁凤城:数亿资产超限冻结 法院“自毁”管辖裁定
2017-10-12 11:09:25 来源:  

  辽宁省凤城市一家矿产企业的投资人近日向媒体反映,其相关企业名下的巨额资产被法院以财产保全名义冻结。据悉,辽宁省凤城市人民法院,于2017年月22日刚刚认定这家w企业涉及的民事纠纷超出自己管辖范围,移交给了丹东市人民法院管理。但随即又在8月24日,再一次对该起案件作出冻结保全相关企业财产的裁定。
  “凤城法院好像在打‘闪电战’”,涉事企业代理律师梁某告诉记者,其上级丹东市中级人民法院还没对其前一份《裁定》作出回复,凤城市法院就又自己作出了另一份民事裁定,令人不解。
  法院裁定自我矛盾 采矿权任意“查封”
  记者走访了丹东市中级人民法院,该院工作人员告诉记者,收到由原告丁文江、张永海递交的对案件移交异议的上诉状是8月31日,8月22日和8月24日的两份民事裁定为何相互矛盾,丹东市中级人民法院还没有掌握情况,需要进一步调查
  2017年8月22日,凤城市人民法院《民事裁定书》显示,由于丁文江、张永海等人主张的10万吨矿石市场价值为5700多万元,已经超出凤城市人民法院的民商事案件级别管辖范围,所以依照《民诉法》,将案件移交给丹东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
  但仅仅两天之后,凤城法院又对同一案件作出完全相左的裁定,8月24日,凤城法院出具《民事裁定书》,裁定查封凤城市永余水镁石矿业有限公司的采矿权,查封期限为三年。当事人律师表示,这种行为根本不合法理。
  首先,原告丁文江、张永海根本不再具备永余水镁投资人身份,该公司已随相关协议完全转让,因此其原告身份不能成立。
  另外,丁文江、张永海起诉的被告是凤城市璞澳水镁有限公司、凤城市鸡冠山璞澳水镁有限公司,并没有起诉凤城市鸡冠山永余水镁公司。因此,法院查封案外人资产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立案程序违法,又侵害了案外人的财产权益。
  凤城市法院“古怪”的行为逻辑
  对于该案,当事公司负责人有一些自己的看法,凤城市法院受理原告丁文江,张永海诉凤城璞澳水公司、鸡冠山璞澳公司返还十余万吨水镁石一案本身涉嫌虚假诉讼。相关协议是2014年11月1日由孙忠信代璞澳公司和鸡冠山璞澳公司与张永余、张春林代表永余公司签订的,与丁、张二人没有关联。
  另外,不该查封的凤城法院超标的的查封了,并越权级别管辖。鸡冠山璞澳公司不欠丁、张二人钱,凤城法院查封了20多万吨矿石。
  原告丁、张二人起诉主张的数额是2000万元,而凤城法院查封被告价值超过上亿元的矿石。被告提出查封异议,法院竟做出“驳回异议的裁定”。
  凤城法院仅能审理标的额3000万元以下案件。原告丁,张二人起诉要求给付的十万吨矿石价值五、六千万元,超过3000万元的标的。
  凤城法院超标的查封越权级别管辖后,又将永余公司名下的采矿权予以查封。原告没有请求主张永余公司名下的采矿权,法院再行查封其他财产更属超标的查封。
  被保全执行人的三家企业均已向凤城市法院提出了执行异议,但至今没有收到法院任何答复和结果。
  此案从违法受理,违法保全查封,到现在一年时间,凤城市法院迟迟不开庭,严重超越审理期限。在今年8月2日凤城法院又裁定标的已超过基层人民法院受理民商案件级别管辖范围。将案件移送给丹东市中级法院,移交三天后,凤城法院又以原告的名义查封永余矿山。
  从两个案件的审理看凤城市法院个别人违法行为。
  原告与被告签订合同时,原告承诺,永余矿山有数量可观可开采的水镁矿,并配合被告办理矿山转让手续,实际没有矿石,双方所约定的矿山转让也一直没有履行。造成这一结果的责任方为原告。被告有权拒绝支付矿石,同时,有权行使合同解除权。但凤城法院竟给出了原告与被告没有法律关系的判决。期间原告已经向法院提交了增加诉讼请求,要求判令被告返还已交付的矿石。原审既未通知原告缴费,更没有开庭审理即作出了判决。
  璞澳公司负责人代理律师梁某告诉记者,依法治国之路任重道远,走好这条路需要人人参与。从大的方面说,依法治国事关党执政兴国、事关人民幸福安康、事关党和国家长治久安,与每一位公民的利益都息息相关。从小的方面说,每个公民的吃饭、饮水、住房、上学、就医等问题都离不开法律保障,只有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人民的合法权益才能得保护,哪怕是鸡毛蒜皮的纠纷,也都需要法律的最终解释。
  凤城市法院在这起事件的查封保全执行程序中相关工作人员突破地域管辖及级别管辖,枉顾我国司法实践中程序正义的要求,错误保全查封,裁定组成人员相同,没有听证程序,剥夺了被执行人的辩护权利等违规违法事实,注定了该案是一起典型的违法案件。(张玉)

责任编辑:


版权所有:北京消费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