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 社会 推荐 北京 社会 区县 家居 科技 民生 爱心 婚庆 婚嫁 娱乐 影视 图片 房产 明星 留学 消费 时尚 财经 汽车 生活 体育 旅游 美食 理财 论坛 博客 信息 求职 健康 数码 美容 女性 医疗 店铺 人物 原创 健康 育儿 心理 生活 职场 美食 文摘 杂志 亲情 文体 食品 市场 厨房 美食 彩票 团购 证券 股票 投诉须知 生活 彩信 投诉案例 淘宝 消费体验

TOP

辽宁凤城:企业被围堵停产十个月背后的权力阴影
2017-10-12 11:14:02 来源:  

  辽宁省凤城市一家矿产企业的负责人向媒体反映,其所经营的矿产企业,遭村民长期围堵。当地政府部门不仅坐看事态发展。企业反被断水、断电、停发炸药,正常的生产秩序被破坏,被迫停产长达一年多,经济损失数千万元。企业负责人表示,在辽宁省全力打造营商环境,改善企业生存境况的政策背景下,凤城市出现这样的情况,不仅让企业和公司员工始料不及,当地主要领导亲自“出马”动用公权力插手干预,更让这些在凤城市创业的企业家寒心。
  收购完成矿产资源整合 原经营方得寸进尺
  2004年,原凤城市鸡冠山镇大阳沟村集体矿产企业在转制过程中,被依法注销,转让给村民李玉刚个人所有。2007年村民孙忠信个人出资2000万元,对矿产企业和开采权进行了收购,并成立凤城市鸡冠山璞澳水镁有限公司。相邻的永余水镁矿越界开采,对璞澳公司造成严重影响。为了企业稳定发展,璞澳公司以高价收购了资源已经枯竭的永余水镁矿。
  随着水镁产品市场利好,原合作方李玉刚、张永余等人见有利可图,利用当地主要领导在背后干预,想侵吞璞澳水镁有限公司所属的矿山,要其将企业低价转让给张永余等人。被拒绝后,企业不断遭遇外来干扰。
  村民被煽动进行围堵  当地警方“壁上观”
  2016年9月,大阳沟村村主任李玉刚召集村民大会,向村民立下“承诺书”,水镁矿若能由赵凤祥、张永余等人经营,每年给村民每人5000元。画下诱人的利益“大饼”后,李玉刚煽动少数村民堵住正在正常经营的水镁矿山道路,不允许永余、璞澳公司生产出的水镁矿石外运。这一堵,就是十个月。
  璞澳水镁有限公司和永余水镁矿由于水镁矿石无法运出,无奈之下将每吨矿石280元签订的购货合同,通过外购550元至700元一吨的矿石进行交付,造成数千万元损失。
  企业报案后十个多月的时间里,没有任何组织和参与围堵的人员受到处理,2017年2月15日,凤城市公安局竟做出《2017-3号不予立案通知书》。
  该企业员工告诉记者,大阳沟村曾组织村民50多人堵路,甚至打砸警车,但凤城警方没有做出处理。员工多次报警,辖区警方每次都很快赶到,但即不询问案情,也不将涉嫌违法行为人带离现场,几分钟后就会离开。
  璞澳公司负责人告诉记者,对企业围堵涉嫌破坏生产经营罪,警方一份不予立案通知书就对明显事实避而不见,惹人质疑。
  凤城市警方通知企业负责人,关于大阳沟村民围堵矿山的事情,《不予立案通知书》是根据“上级领导指示”做出的。警方现在只负责收集材料,定期向政府进行汇报。在事件刚发生时,政府给出的指示是“企业和当地村民有纠纷”,而现阶段给出的结论是“企业有司法纠纷”。
  但专业法律人士指出,国家相关法规明确规定:聚众干扰企业正常生产经营秩序涉嫌破坏生产经营罪。即便有司法纠纷,仍然应该受到公安机关保护,政府插手警方办案,毫无合法性,甚至可以说是滥用公权。
  “张冠李戴”官司缠身 当地法院被指判“糊涂案”
  2016年,大阳沟村主任李玉刚以村委会名义将孙忠信告上法庭。竟以村集体的名义,诉讼孙忠信在2007年收购大阳沟水镁矿产时与大阳沟村委会签订的协议“无效”,孙忠信两次败诉。
  国家法律规定,矿产资源属国家所有而非集体所有。大阳沟村原集体矿产企业注销后,村委会的矿产开采权随之转让给李玉刚个人所有,并按2007年签署的协议转让给孙忠信,并由其向辽宁省国土资源管理部门报备并办理《矿山有偿转让协议》等相关手续,大阳沟村委会不再具有矿产开采权。但当地法院做出的一审和二审判决书,却对当时涉案相关企业性质和涉案矿产的采矿权权属的基本事实都没有认清,遗漏了重要涉案事实。孙忠信的律师认为,当地法院对这起“张冠李戴”的案件做出不利于孙忠信一方的判决,令人费解。这起诉讼的根本目的,是李玉刚等人以协议无效为由想侵占矿山。
  “专案组”紧锣密鼓 多职能部门联合“围剿”
  2016年9月,凤城市国土、安监、工商、公安、林业、税务、法院、检察院等部门在该市主要领导召集下多次召开会议,要求“严查永余公司和璞澳公司”,各职能部门纷至沓来。
  2016年10月,凤城市林业公安局以十多年前矿山平整土地、占林地作为“突破口”,将永余水镁有限公司法人李文相和璞澳水镁有限公司负责人唐善忱 “依法控制”,指其“侵占林地”,后又对其做出“取保候审”的处理决定。
  2016年12月,凤城市税务局称“有人举报”,要求对璞澳水镁进行“彻底清查”,拿走所有账目,对企业及其遍布全国各地的代理商和生意伙伴进行多轮税务稽查,何时结案“没有预期,等领导通知”。
  2016年12月,香港某大型企业与璞澳公司达成合作意向,但当地市场监督局根据政府某主要领导“指示”,不允许该企业进行工商手续的办理,大好商机擦身而过并无限期搁浅,该部门工作人员表示“无奈”。
  2016年12月5日,凤城市公安局又以璞澳水镁公司炸药库有两个时段没监控画面为由,停供炸药。公司负责人唐善忱多次做出书面说明,请求核实当地电力网线改造,璞澳公司所在区域停电的情况。但凤城市公安局至今未调查核实和回复。当事企业与凤城市公安局工作人员交涉时,被明确告知“没办法”。
  凤城市某主要领导甚至在政府工作会议上公开表示“不许永余、璞澳公司继续生产,要查出问题”,某位政府工作人员私下保留了该领导召开内部工作会议的记录,仅仅是为了“如果将来有关方面问责下来,能有个交代”。
  民企经营是否成为“权力和金钱的游戏”
  从2016年9月大阳沟村村民围堵矿山开始,不断有人向相关企业负责人传递退出矿山的信息。企业被围堵的境况,政府部门的层层诘难,地方主要领导亲自“出马”要其企业转让给张永余等人的要求,愈发让人质疑幕后的利益联系。
  凤城市当地商界人士称,想和领导“关系铁”,要“大规模的利益输送”。璞澳公司负责人之前并未采信这种说法,但企业在十个月之间的“离奇遭遇”,最终的说法都是“领导要结果”。“政府部门壁上观,专案组虎视眈眈”的境况仍然笼罩着企业。辽宁省打造营商环境的决心和力度仍在不断加大,但涉嫌违法人员无人处理,巨额经济损失无人问津,几百工人不能就业,企业生产经营无法开展的现实,让人质疑“凤城市的营商环境又在哪里”? (赵文军)

责任编辑:


版权所有:北京消费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