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 社会 推荐 北京 社会 区县 家居 科技 民生 爱心 婚庆 婚嫁 娱乐 影视 图片 房产 明星 留学 消费 时尚 财经 汽车 生活 体育 旅游 美食 理财 论坛 博客 信息 求职 健康 数码 美容 女性 医疗 店铺 人物 原创 健康 育儿 心理 生活 职场 美食 文摘 杂志 亲情 文体 食品 市场 厨房 美食 彩票 团购 证券 股票 投诉须知 生活 彩信 投诉案例 淘宝 消费体验

TOP

河北省衡水市枣强镇衡店村全体村民的一封公开信
2018-04-12 04:45:26 来源:  

  一封公开信
  请各级领导和记者电台关注报道一下我们村的一些奇怪现象:
  我是枣强县枣强镇衡店村人,在2012年的时候,我村支书李凌霄因病住院不能工作,未经过衡店村民和支部委员们的认可和同意,就让他以前做过监狱的儿子李桂生接任了村支书工作。李桂生上任正赶上衡店村拆迁,在拆迁过程中,李桂生大肆贪污 侵占 索贿 受贿。欺压村民,坏事做绝。
  2017年有人举报李桂生索贿,检察院查获认定索贿金额柒佰多万元。定性为以家族势力和以权谋私的威胁索贿,村霸性质被关押判刑,衡水市检察院办理此案,河北省检察院通报了此案,并于2017.9.8日。上了新闻和今日头条。
  可是奇怪的是地方政府不但不继续追查他的其他犯罪行为,不追回他侵占的土地,垄断的物业,非法占地盖得门市商铺进行出租。反而又让李桂生的父亲已经退位多年的李凌霄继续担任支书。衡店村的支书位置这种父传子,子再传父的模式真是天下难觅,难道衡店村就不是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党的阳光照不到衡店村,衡店村就是他们李家的产业。难道衡店村还处在封建世袭的制度中。请各级受蒙蔽的领导关照一下衡店村的怪现象吧。
  现在李凌霄生病依然霸占支书的位置,并且不管老百姓的事情,对他有利益的事情积极想法解决,老百姓的拆迁门市300多间,放在那里已经四年了,村民每年损失近千万元他一直不分配,他不处理不解决。老百姓虽然怨气冲天,但是忌讳他家的恶霸势力(他家二儿子李桂鹏就是黑恶势力被判入狱,刚刚释放出狱)敢怒不敢言,
  李桂生在任期间的索贿700多万,侵占土地,霸占物业等等所作所为都是在李凌霄的出谋划策指挥下的行为结果。
  省检察院定性李桂生案件为家族村霸,但是枣强镇政府在没有选举的情况下,又让家族村霸李桂生的父亲李凌霄继续担任村支书,这种行为是不作为还是在从当黑恶势力的保护伞衡店全体村民恳请各级领导,恳请各级领导记者电台呼吁一下地方政府是怎么执行国家政策的。他们这么做是不是在保护黑恶势力,还是不是人民的公仆,
  下边是衡店村支书李凌霄 李桂生父子在任期间的各种贪污 欺压 讹诈 鱼肉百姓的行为:
  1  枣强县信誉楼在占用衡店村第一生产队的土地以后,每年都给予村民五十几万的补贴,这些年村民没有分过一分钱。这部分资金都被支书挪为他用,成为他自己的钱包小金库。
  2  衡店村书记李凌霄不经过村民同意强行卖地,衡店村的耕地在李凌霄执政期间已经基本卖光。卖了多少钱,每亩地多少钱。钱都怎么花掉了,衡店村民一无所知,因为他家两个儿子都是黑社会背景,大儿子李桂生(索贿贪污判刑在押人员),二儿子李桂鹏(黑社会刑满释放人员),衡店村民敢怒不敢言。请求上级领导为民做主,彻底清查李凌霄执政以来的衡店村账目,公布,公开,公示。
  3  在衡店村南信誉楼南侧有几十亩土地,是枣强县成的黄金地段,原属于衡店村一队所有,书记李凌霄打算自己开发盖门市和住宅楼,一队村民议论纷纷大部分都有不同意见,2011年6月6日晚上书记李凌霄召集一队村民开会,开会时村民争议很多,都不同意,吵散了会议。李凌霄安排他的 二儿子李桂鹏指使手下王X杰(公安局将王X杰抓捕关押后在李凌霄的多方活动下,以证据不足释放了) 刘X福,李X伟在路上跟踪围堵对他开发有不同意见的村民王X志用砍刀砍成重伤,当晚住院到哈励逊医院手术抢救。第二天李凌霄又召集村民开会说开发的事情,村民没有一人敢发言,他实行挨人挨户签字同意的办法让村民同意按他的方案开发,这种典型的带有黑社会性质的村霸行为进行了开发。开发后的利润去了哪里,对村民没有一个交代。
  4  以给村民开发为由,占用一队的土地和资金,在信誉楼南邻盖了三排门市楼步行街。他自己采用瞒天过海的手段,把最好的位置两间门市楼据为己有,该处地段属于第一生产队的,门市楼盖好以后,本来是分给第一生产队村民的,他家的户口在二队本来就没有他分楼的资格。
  5  李凌霄在任时把胜利路卫千渠桥北侧路西的,属于衡店第一生产队的集体土地1000多平米占为己有,盖上了一栋二层小楼。卸任后依旧把持衡店村的大部分资金搞房地产开发。在信誉楼南边盖了一排门市,他利用职务之便在给村里盖门市期间挪用集体资金把他自己的六间门市楼盖了起来,把盖自己楼房的成本全部核销到集体门市楼的成本中,他为了方便隐瞒事实,拉拢会计王均海,把集体资金盖好的门市楼数间。按大大低于市场价格的每平米1000元,出售于会计王均海。
  6  枣强县国税局在衡店村村西征用了一块土地要盖办公楼,已经联系好了建筑队,书记李凌霄恐吓国税局建筑队不让他们施工,并带领打手打砸吓跑了建筑队人员,没有办法国税局的办公楼只能让他的建筑队盖楼了。对于这种典型的欺行霸市带有黑社会性质的村霸行为国税局和建筑队都是敢怒不敢言。
  7  在枣强县政府主导的衡店村拆迁盖小区开发过程中,他想参与开发商的盖楼工程,龙湖水岸小区的开发商,没有给他面子没有人让书记李凌霄参与盖楼工程,这时李凌霄伙同儿子李桂生对龙湖水岸的开发商百般刁难。让龙湖水岸的建筑商拿保护费,两个建筑队每户五万元,因为没有得逞,便多次带领几十人的黑社会成员带着砍刀棍棒去捣乱,恐吓龙湖水岸小区的开发商和建筑商。导致龙湖水岸小区的工程多次停工。
  8  书记李凌霄在衡店村的西北角给他儿子李桂生盖房,把城关电管站用院墙套在了他的院内,成了他家的院中院,采用恐吓的手段吓跑了电管站的工作人员,采用黑社会惯用的强取豪夺的办法强行霸占了电管站。盼望上级领导严查严打这种称霸一方的恶略行为。
  9  李桂生利用职务的便利占用村民的土地在信誉楼西边花园路东侧盖了一排彩钢房,他按每间每月500元的价格租出去每间房每年6000元的租金30多间彩钢房的租金他据为己有。每年近20万元的非法收入落入自己的腰包。
  10  有一个叫王强的人,是李凌霄的亲戚,他在衡店村的东头买了一处民房,面积在500平米左右,在衡店村拆迁过程中李凌霄和李桂生采用瞒天过海的手段把村边的集体土地丈量给了王强,因此李桂生和王强私分了十几套楼房出售。
  11  有一个叫王新庄的单身村民,已故多年,遗留一处破败的院落,在拆迁的时候王新庄的外甥杜烟村民谷xx找到李铁头,李铁头开始不愿意给他测量称宅基地已经归集体所有,后来谷xx答应给予李桂生30万元为酬谢,李桂生答应下来给予办理,并且收受了贿赂30万。
  我们把呼吁的心声现在向各个有关部门,各级领导进行反映。请领导们听听群众的呼声吧。衡店村全体村民,感谢共产党,感谢政府。

责任编辑:UIH


版权所有:北京消费网